而是在看广告片里的电影

在《非诚勿扰》中,从片子一开始,观众就频繁地看到各种企业的大logo。从征婚启事用的清华同方笔记本电脑开始,观众频频与招商银行、剑南春酒、中国移动、摩托罗拉、斯巴鲁汽车等撞个满怀。这部电影最大的赢家应该是在国内知名度还不太高的日本斯巴鲁suv了。电影的下半部分简直成了斯巴鲁suv的独家t台秀,好像剧情在配合它的t台秀来展开。最后一个极不合时宜的斯巴鲁大logo显示在伤感的剧情气氛里,确实有点格格不入,强买强卖的感觉。电影院里的观众看到这个大logo,有几个人都异口同声地大呼:斯巴鲁。

当笔者看完冯小刚今年的《非诚勿扰》后,心中也陡生出这种感觉:不是在看电影里的广告,而是在看广告片里的电影。是冯小刚在广告片里“掺”了电影。

笔者不认为是冯导在一系列的成功的贺岁片后江郎才尽,黔驴技穷。而是在成功之后有点“恣意”践踏消费者的智商。心里头少了点对自己衣食父母——观众的敬畏:观众花了不菲的银子到电影院是来看电影的,而不是来看广告片的。如果不及时“悬崖勒马”,极有可能步三鹿的后尘。这也许是笔者的杞人忧天。但如果真发展到某天类似国家质监局之类的国家权威机构也制定了一部规定电影中最多能放多少植入式广告数量的法规,那可就是中国电影的悲哀了。真诚希望冯小刚导演不是始作俑者。

当三鹿因奶粉中超标的三聚氰胺出事的时候,网络、民间就开始流传这么个笑话:蒙牛和伊利对三鹿的行为非常气愤,破坏了行规,说:我们是往牛奶里掺三聚氰胺,而你三鹿是往三聚氰胺里掺奶粉!

冯导除了在广告中塞了点电影,对金融危机的讽刺也好像是搭了个顺风车,有点牵强附会,与剧情的发展没有任何联系,只是为了搭车而搭车。

商业片有商业味,这个无可厚非。在冯导的《手机》、《天下无贼》等贺岁影片中,商业广告的植入,还是“润物细无声”的植入式广告,观众多被精彩而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所吸引,对植入的广告还是没有多少察觉的。《非诚勿扰》里的商业广告的植入就有点“明火执仗”了,险些成了《天下无贼》里火车上的打劫了。

笔者一直纳闷:是冯小刚先想出了这个故事?还是有了广告赞助商之后再编出了这个故事?这支片子的剧情,个人拙见,真是乏善可陈,看着还有点像《爱情呼叫转移》的翻版。只是把《爱情呼叫转移》的艳遇手机变成了征婚启事而已。唯一能引起观众频频发笑的是冯小刚式的幽默台词了,如宝马的车头挂奔驰的标了,跌破发行价的股票了。

笔者唯一奇怪的是故事片的后半段,女主角扮演者舒淇手中的矿泉水瓶是“全裸”的,连个模模糊糊的商标都没有。是不是没有找到广告赞助商,直接就裸装了。这个就不得而知了。